臺海網(微博)12月28日訊 日前,臺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表示,如有可能,他願意明年出席北京APEC。此前,台主管大陸事務的官員王鬱琦也表示,要創造條件實現北京APEC“習馬會”。這再次引發人們對“習馬會”的熱議。
  人們之所以期待“習馬會”明年在大陸登場,原因之一是APEC峰會雖年年都開,但輪到中國主辦十幾年才一次;第二是馬英九登陸身份一直受民進黨困擾,唯有以經濟體領導人名義出席APEC峰會沒有大礙;第三是儘管每年有峰會,但既無法設想臺灣地區領導人例行出席,也不敢肯定在外國便於操作,且後年形勢如何不好判斷。
  筆者認為,面對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兩岸領導人都會有良好意願實現標誌性的政治突破——舉行“習馬會”並鄭重宣示和平意願。問題在於,馬英九有膽識登陸,也要有魄力告訴在野黨,有機會參加北京APEC峰會,乃是大陸的善意,台方不能視此為慣例,直接年年與會,而是爭取以良性互動換取持久和平發展及相應的成果。大陸領導人則應有當年毛澤東邀請無外交關係的美國總統尼克鬆訪華破冰、鄧小平以副總理身份赴美建交的魄力,邀請馬英九以經濟體領導人身份出席北京APEC峰會,併在會外舉行“習馬會”。這既可實現臺灣在APEC的突破,也能開啟兩岸政治對話。當然,這確實需要非凡的政治勇氣和極大的魄力。
  突破APEC峰會的障礙後,“習馬會”的安排就成了焦點和難點。馬英九的困擾來自在野黨的苛刻要求——不得在大陸舉行國共會談。筆者以為,即使雙方分別以大陸和臺灣地區領導人身份會見,也是可行的、沒有爭議的。從理論上說,這屬於中國人之間活動的範疇,既不失禮,也不失理。對此前景,筆者持比較樂觀的看法。
  至於“習馬會”的技術問題,實則可用中國人的智慧解決。兩位領導人互稱“閣下”就有足夠的對等和尊嚴了。若有人還不滿足,要多少反映馬英九的“總統”身份,或可採用中國一些特有的稱銜方式,比如“座”。可由會場司儀宣佈“習主座”“馬總座”光臨,並由引導官員向對方介紹,兩位領導人則以“久仰”、“幸會”、“閣下”相互致意和稱呼。是為以中國智慧破解中國難題。為了暖身,還可借明年國共論壇開幕式的機會,安排隔空視訊“習馬會”,互致問候,共襄盛舉。
  “習馬會”非為會而會之舉,雙方是要為臺海謀和平、為後世開太平的。兩位領導人見面,是要就兩岸結束敵對狀態,構築長久和平達成共識併發表宣言,才不枉這場世紀之會,也是億萬中華兒女的夙願。這雖不是和平協定,但這個共識是高度政治性的,標志著雙方夯實互信,確定兩岸通過和平發展走向和平統一路徑。宣言的形式可以是聯合公報,也可以是共同文件。這一文件如需簽署,依然可以分別用大陸地區和臺灣地區領導人名義簽名,甚或直接署名“習近平”和“馬英九”,具有同等效力。如此,“習馬會”將開啟臺海和平新時代。▲(作者是上海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中心秘書長 來源:環球時報)
  責任編輯:臺海編輯  (原標題:大陸學者:以大智大勇促成“習馬會”)
創作者介紹

首映禮

iq36iqkj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